把生命倒计时放在桌面,他们如何打造360亿美金的美版支付宝?

zhimazhan 2020-10-29 14:30 40

摘要:清空购物车的瞬间是不是很爽?你是否想过,在你点击“支付”的屏幕后面,是一套什么样的支付系统?是谁在驱动?在美国,今天常见的网红店、主播打赏等消费行为,在Stri...

清空购物车的瞬间是不是很爽?


你是否想过,在你点击“支付”的屏幕后面,是一套什么样的支付系统?是谁在驱动?


在美国,今天常见的网红店、主播打赏等消费行为,在Stripe出现之前是不可想象的。Stripe出现后,个人网站的收费变得安全可靠,一大批中小电商得以存活、发展,形成今天熙熙攘攘的网络商场。


在美国,Stripe正如曾经席卷中国的支付宝,带来与现金、信用卡支付完全不同的消费体验。


作为如今美国估值最高的独角兽公司,360亿美金的Stripe离敲响上市钟声的时间越来越近了。


1、爱尔兰的天才少年


Stripe被冠以“颠覆”的名头由来已久。


作为一家创立10年不到的美国科技公司,Stripe精准抓住在线支付的难题,提出解决方案,获得数轮巨额融资(投资人甚至包括其竞争者),迅速成为行业游戏规则的“制定者”之一。


该公司每年为数万家公司处理总额达美元的支付交易,其商业合作伙伴包括、、缤客、Lyft、Deliveroo、Shopify、,以及中国最主流的支付平台“支付宝”等。


General Catalyst合伙人赫曼 塔内加(Herman Taneja)认为,Stripe如果充分利用自己的资源和策略,那么其估值可能会在未来几年内达到1,000亿美元。


成功“颠覆”世界的Stripe,其创始人竟然只是两个来自爱尔兰的年轻人。


科里森兄弟成长于爱尔兰小镇Dromineer。哥哥叫帕特里克 科里森(Patrick Collison),弟弟叫约翰 科里森(John Collison)。


他们的父亲在这里买了一家旅馆。此前,他们一家居住在富裕的爱尔兰东部,父亲丹尼斯是一名电子工程师,母亲莉莉是微生物学家。


这是1993年,爱尔兰个人电脑普及率不足0.3%。购买一台配置了面世不久的80486处理器的计算机能花掉一个工人一年的工资。得益于优渥的家境,科里森兄弟俩早早用上了电脑。但偏居一隅的Dromineer,使用互联网成为了奢求。


他们渴望“和世界交流”,通过那个笨重的台式机器。


在书本指导下,帕特里克花了3年时间,通过德国的一枚通讯卫星给家里连上了互联网。虽然网速只有区区12kb/s,但它能稳定地带来外面世界的信息。


边学边解决问题。就这样,兄弟俩先后接触了PHP、JAVA、Python等语言,并开始编写自己的网页。


他们逐渐显露出“极客”的聪明才智。


2004年,13岁的约翰拥有了自己第一个网页。而在不久前,雅虎的网页才完成第一次更新,粗糙的网页看起来像黑板报。小约翰不知道,自己已经成为互联网科技的弄潮儿。


2005年,16岁的哥哥帕特里克更新了发明于50年代的计算机语言Lisp,重命名为LISP Croma。Lisp这颗“遗珠”出自麻省理工研究室,语法灵活,至今仍是广受欢迎的人工智能语言。因为这项研究,帕特里克获得了2005年爱尔兰第41届学生科学竞赛展的青年科学家奖,还去美国参加了国际Lisp会议。


从爱尔兰荒芜的农场来到人才济济的世界互联网中心,帕特里克形容这趟行程真是“大开眼界”。他决心去美国求学。


随后,兄弟俩双双开启“学霸”模式。


哥哥帕特里克自学高中课程,在短短20天内就学完了2年的课,优异地通过30门考试,考完还去跑了个马拉松来庆祝,次年也就是2006年,他成功被麻省理工学院录取。


弟弟约翰也毫不逊色,15岁时以爱尔兰应届毕业生第一名毕业,追随哥哥的脚步前往美国就读哈佛大学。


互联网打开了一扇通向新世界的大门,两个爱尔兰天才少年跨越半个地球,加入互联网发展的前沿阵地。


2、时势造英雄,PayPal与在线支付的灾难


2002年,eBay以15亿美金价格收购了PayPal,到2007年,如日中天的eBay有近8000万活跃用户,年交易额近600亿美元,其中70%的交易量通过PayPal完成,几乎所有的卖家、买家都在使用PayPal交易。


eBay与PayPal,就像淘宝与支付宝。一套电商组合拳,获利无数。


科里森兄弟是eBay的资深用户,他们察觉到eBay的一些漏洞。eBay为买卖双方搭建了一个很好的交易平台,但提供的服务却非常差。


比如卖家张三要在eBay上经营一个商铺,他会发现:eBay除了给他一块门面,招呼客人的小二、装账本的柜台、甚至连账本都要自己想办法解决!


好不容易,隔壁有个专门卖这些工具的市场。有亚马逊,……甚至就有eBay自己开发的工具(那干嘛不每个商户配一套?),第二个问题就来了:市场内鱼龙混杂,该如何挑选?


抓住这两个痛点,科里森兄弟决心打造一个针对卖家、方便好用的产品管理系统,给eBay上的卖家,开个外挂。


他们创立了人生第一家公司Auctomatic。


一键修改价格。


一键同步商品。


自动帮商家整合存货清单、用户反馈、佣金、用户画像等资料……


这对还在依赖手工的竞争对手,无异于一次降维打击。


托eBay的福,Auctomatic隔年以500万美元卖给加拿大的Live Current Media,彼时科里森兄弟一个19岁、一个17岁,一跃成为当年白手起家最年轻的百万富豪。


解决所有看不顺眼的问题,似乎根植在两兄弟的基因里。从爱尔兰到美国、从那台旧电脑前一直到北美的大学校园,他们始终是行动派。


刚拿eBay开完刀的兄弟俩,盯上了eBay的得力干将PayPal,继而发现了在线支付行业的沉疴。


PayPal创立于1998年,创始班底雄厚,有硅谷著名投资人彼得 泰尔(Peter Thiel)、马克斯 列夫琴(Max Levchin),以及大名鼎鼎的“钢铁侠”埃隆 马斯克(Elon Musk)。虽然自出生起就被寄予掀起行业革命的巨大愿景,但PayPal的软件响应缓慢、bug频发,其底层技术实际上还停留在十几年前,根本难堪大任。


在实际使用中,PayPal支付系统中的各个角色——银行、信用卡公司,以及负责处理线上付款的公司各行其事,一次结款的流程走下来要花上几周时间。


PayPal的整个系统几乎沦为银行的附庸。


这种落后的设计思想,再加上极其缓慢的效率,两座大山压在“时间就是生命”的互联网公司头上,难怪帕特里克形容其“专门用来扼杀互联网企业”。


帕特里克认为,在线转一笔钱应当十分简单,就像“在Facebook上和别人分享一张照片”。


PayPal显然做不到。


科里森兄弟判断:它(PayPal)远未达到理想状态。


2010年初,为了理想的支付方案,科里森兄弟辍学去打造Stripe。


3、硅谷宠儿


为了极致的用户体验,帕特里克和约翰用一个月磨出了一个精悍的API(应用程序接口)。


粘贴上API的7行代码,网站即可创建出一个安全可靠的支付链接。用户在网站上填好简单信息,就可以在线支付,整个过程不超过30分钟。


兄弟俩立刻邀请他们的朋友试用这个新产品。经过朋友们推荐,新产品的口碑逐渐流传开来。


“我们是靠口口相传获得影响力的。”帕特里克后来这样说。


Stripe API重新定义了API的标准。


它干净,有很好的文档记录(例如账单),并且非常容易使用。相较而言,过去的API有很多bug,而且文档记录也很差,PayPal就是其中做得很糟糕的。


最关键的是,Stripe API不再依附于银行交易,而是应用了一种名为“聚合支付”的新理念,极大加快了结款的时间。


在某种程度上,Stripe迫使PayPal响应升级了的游戏。最终的受益者是顾客。2014年,Paypal收购BrainTree,重新参与和Stripe的支付竞争。


把时间线拉回2010年。


解决完产品原型问题,科里森兄弟意识到,作为一家支付初创企业,他们还需要资金支持。创业需要天才般的想法,但把想法变成现实却少不了疯狂和冒险。面对多如牛毛的新公司,投资人和资本十分谨慎,新企业很难出头。


而这时,YC成了Stripe的“贵人”。


第一家投资Stripe的就是YC,金额2万美元。如此爽快的给钱,正是因为科里森兄弟的上一家公司Auctomatic也是YC支持的。


缘分不仅如此,第二年夏天,又是经由YC晚宴,科里森兄弟见到了彼得 泰尔。面对自己的竞争对手,这位PayPal的创始人认真听了两位年轻人的设想,承认Stripe有发展价值。


末了,科里森兄弟从三位PayPal创始人,也是他们的竞争对手那里得到了200万美元投资。接着,科里森兄弟势如破竹,又从红杉(Sequoia Capital)、Andreessen Horowitz和SV Angel等硅谷金牌投资人那里筹集到资金。


而且,由于YC和科里森兄弟前一次合作的经验,Stripe公司并未真正经历YC传统的三个月孵化营,而这在其他99%的YC孵化公司身上都没发生过。


有YC的倾力相助,科里森兄弟真正和硅谷前辈们站在了一起,其自身的实力也才逐渐亮眼,被大佬们所欣赏。


而这一次次前辈与后辈的平等交流,正是一代代硅谷创业者的精神接力棒。


4、Stripe聚合支付,简单即强大


目前,每位客户平均每年在Stripe平台上的交易额超过4000万美金,Stripe的年收入超过30亿美元。


创立10年,公司估值从17.5亿美元、50亿美元、92亿美元、220亿美元,一路飙升至360亿美元。


回顾Stripe崛起的历史,一个优点让Stripe无愧于“颠覆”的美誉。


这就是“简单”,非常简单。


甩开信用卡体系的包袱后,Stripe“打包”解决了支付过程中的合规、风险、欺诈、身份验证等问题,让客户只关注交易本身。整个交易从付款到结算完全无缝(清除了不少中小公司建立的障碍);


其次是交易费的计算方式简单。


Stripe服务收取每笔交易数额的2.9%加30美分。相比于传统方案中月费、安装费、网关费、PCI费、国际信用卡费和其他费用的叠加,这种一次性结清的服务实惠而清晰。


凭借“简化”流程的理念,Stripe大杀四方,打下一片自己的天地。


32岁的帕特里克和30岁的约翰,两人身价加起来超过90亿美元,升级成为全世界白手起家最年轻的亿万富翁。


5、分租公寓里的亿万富翁


竞争对手虽多,Stripe在业界的口碑却出奇地好,非常有“人缘”。人们将Stripe成功的因素归为科里森兄弟身上谦逊、体贴等品质。


David Lee说:“(帕特里克)是企业家中的勒布朗 詹姆斯(LeBron James)。“他很聪明,很有魅力,是一个优秀的领导者。他深思熟虑,泰然自若。很少能在一个人身上看到所有这些。”


Box的首席执行官Aaron Levie曾指导过帕特里克和约翰,他表示:“他们在硅谷的地位很高。”


实际上,虽然兄弟二人都从大学辍学,但他们广泛学习,珍惜时间。


一头金发的帕特里克酷爱读书,他有大约600本书的清单,主题从物理学到女权主义、编程、文学批评和经济学。


他说自己“仅仅”完成了其中的30%到40%;身材更强壮一些的约翰几乎从不休假,请了斯坦福大学生教自己法律(哥哥也请了家教教物理)。此外,两人都考了飞行执照。


有一件事或许可以看出他们如此努力的原因:在帕特里克的电脑桌面上,显示有他预估自己生命还剩余的天数。这是提醒自己时间有限,不应该把时间浪费在玩乐上。


学习让帕特里克非常清醒,“尽管到目前为止取得的成就令人鼓舞,但我们实现自己设定的目标还为时过早。”


“如果有人相信Stripe已经成功了,那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问题。”


科里森兄弟的生活简朴低调,仿佛还是那两个爱尔兰的小镇青年。


他们住在一间分租的公寓里,不看电视,不追潮流,仅仅谈论书籍和电脑程序。两人放松时的活动就是飞行与跑步,所以Stripe经常举办跑步活动。在公司后山跑步时,帕特里克会故意放慢速度和落后的员工跑在一起,而约翰则负责在终点线拿着一袋松饼发给大家。


从爱尔兰小镇一路走来,科里森兄弟一直在颠覆人们的认知。


身价数十亿,却只住在分租公寓,最大的爱好还是学习;事业在别人眼中已经很成功,在他们看来却是“巨大的问题”,时时刻刻以生命倒计时鞭策自己不断前进。


也许时间才是他们最大的敌人,他们低到泥土里去生活、工作,是用谦卑为天纵之才保鲜,最后实现逆风翻盘。


这是科里森兄弟俩对世俗的“颠覆”。而这种颠覆,正是Stripe的灵魂来源。

相关推荐

评论列表
  •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,赶紧来抢沙发吧~
关闭

用微信“扫一扫”